5432.pw---5432色站

130.专治各种不服

  第130节  专治各种不服
  “你不是没爹没妈吗?”欧阳山峦立刻问道。
  “她托梦告诉我的。”二狗笑着说道,露出整齐的两排白牙。“我想她肯定就是想给我说这些话的。”
  欧阳山峦无语了。
  对这个家伙的无耻,他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。
  “你这不叫背叛,你这是为了国家和民族做出一点点牺牲。”他继续争取。
  二狗顿时就一愣,表情严肃的看着他说道:“你应该知道二狗集团的董事长叫什么吧。”
  “当然知道,不就是你吗。”欧阳山峦奇怪的问道。
  二狗摇头,说道:“不是我,是王大狗,他是美国人。”
  说着,他再次笑了。
  欧阳山峦顿时就感觉浑身都无力,他知道,今天从这个家伙嘴巴里是得不到一点点的好处了。
  治疗陈耕的过程相对来说还算是顺利,只是,虽然来了好多的医生,但是,不管是欧洲的,还是美洲的,都对陈耕的身体表示无能为力。
  “我只能说抱歉,我能做的,就这么多了,原谅我,我不是上帝。”电话里,洛克一脸无奈的说道。
  二狗沉默,良久,才说道:“没你什么事,挂了。”
  然后就挂了电话,走向眼前的几个正在讨论的老中医面前。
  “你们中,谁最厉害了。”他问道。
  这句话出,顿时几个老中医都愣住了。
  “说最厉害,那应该是黄老了,黄中之名,京城大街小巷谁不知晓啊,是吧。”顿时一个老中医就说道。
  旁边的几个老中医也都附和着,显然,这个黄中真的是有几分能耐。
  二狗顿时就看向他,随之就把他的记忆给读取了出来,然后摇摇头说道:“你不行,如果可以的话,还请劳烦你把黄山老爷子请出来,我在这给你鞠躬了。”
  他说着,就冲着黄中鞠了一躬。
  “这个,也罢,你爹的身体实在是有些麻烦,怕是也只有我家老爷子能有点法子了,你也别着急,我这就去请。”
  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一行人冲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,二狗顺过脸看去,就看到几个人正簇拥着一个体态健硕,白眉白发的老人往这边走来。
  “呀,我爹怎么跑来了。”黄中立马就往那边走去。
  二狗一愣,也跟了上去。
  “黄山老爷子,劳烦您大驾,真是不好意思了。”他走上前,给老爷子鞠了一躬。
  “罢了罢了,走,带我进去看病人,我来,不是图虚名,只是冲着你这份孝心来的。”
  “好。”
  二狗说着,就在前面带路。
  病房里,屏退了所有医生和护士,房子里只剩下黄山,陈耕,黄中,还有二狗,四个人。
  握着陈耕的脉门半天,黄山老爷子才站了起来,看着二狗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  “元气丧尽,回天无力,老夫无能。”他说着,就转身准备走。
  “老先生请稍等。”二狗顿时就把他给叫住。“素闻老先生不仅医术高超,更是丹药高手,请问传言是不是真的。”
  他说着,一脸的虔诚。
  “当然是,我爹的丹药之术,可说是无人能敌。”黄中立马说道,还想说点什么,被黄山用眼睛瞪了一下,顿时灿灿一笑不说话了。
  “请问小友你是想要做什么。”黄山看着二狗问道。
  二狗顿时看着黄中说道:“黄中前辈,还请先出去等候。”
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黄中顿时就有些恼怒了,却被黄山再次瞪了一眼。“出去。”
  他吼道,父亲的威严顿时就让黄中一脸郁闷的转身出去,等到他出去了,二狗这才先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电子玩意,打开了放在桌子上。
  “这个是电磁干扰仪,这房间里我不看都知道肯定有监视器和监听器。”
  他笑着,给黄山解释了一下,这才翻手拿出一把刀,在黄山一脸惊讶的目光下,插进了自己的手掌。
  “你这是要如何啊。”黄山顿时有些吃惊的问道,只是话音刚落,他就愣住了,他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是要做什么了。
  他看的清楚,刚刚被刀子扎破的地方竟然没有丝毫血液流出来,不仅如此,那个伤口竟然在以肉眼能够看到的速度在愈合。
  “这,简直是神奇。”黄山说着,就伸手抓住了二狗的手,仔细一看,然后在伤口上闻了一下,眉头轻轻皱了起来。
  “不对啊,你这也没有提前用药啊,难道,难道你想告诉我。”他说着,忽然表情愣住了。
  “是的,这一切都是自然的,你应该知道我想知道什么。”他说着,看向床上躺着陈耕。
  黄山顿时就楞了一下,思索了一会,然后说出了一句让二狗十分纠结的话。
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我也帮不到忙,这已经超过了我对药理的理解范围,不过,你可以试试直接把你的血液滴进你父亲的嘴巴里,我想应该是有作用的。”
  他说道。
  二狗顿时一愣,奇怪的看着他。
  “试试吧,难道情况还能比现在更坏了。”他笑着说道。
  二狗一想,的确是这样的,陈耕的身体已经坏到了一个极限,无法再坏了。
  说着,他就咬咬牙,把自己的手指给咬破,掰开陈耕的嘴巴就往里面滴了一滴血,还想再挤出一滴,却再也流不出来了。
  就想要再次咬破手指却被黄山给阻止了。
  &nbs
  p;  “稍等,让我先看看结果。”他说着,就切住了陈耕的脉门。“若是这等先天精华的,生效的速度特别之快,快不可及,应该很快就有·····”
  “已经有效果了,你父亲的脉搏正在快速的恢复,简直是神奇,简直是神奇啊。”他说着,不可思议的看着二狗说道。
  二狗一愣,顿时脸上也露出了惊喜的笑容。
  他能看到他的思想,当然知道他没有撒谎。
  “只是,要拜托你···”
  等到他和黄山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,黄山脸上就带着无比心疼的神色,看到众人,也不说话,叹了口气就走,好像是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呆了一样。
  二狗则是对小木小声的说道:“小木,安排人,立马把爹给送到美国,速度要快,立刻,马上,最要不要让其他医生再碰爹一下,然后你在那边陪着。”
  小木一愣,却没有多问什么,立刻冲着身后等待的几个人挥手,下达了几个命令,然后很快,两个人就走进了病房,把陈耕给抬了出来,迅速往外走去。
  “喂,你们这是干什么,病人已经陷入了昏迷,你们是什么人,如此胆大包天,竟然敢在医院抢人。”
  顿时一个值班医生就吼了起来,吼着,就想要冲上去阻挡,却被二狗给挡住了。
  “告诉你们院长,我把我父亲带走了,让他什么也不用操心了。”他笑道,然后在医生目瞪口呆之下,转身挥手,带着自己的人快速的离开。
  顿时,医院的楼道里就只剩下了几个还在发愣的老中医和主治医师。
  到了门口,就碰到了正要往进走的欧阳晓晓和欧阳梦,两个人看到他,顿时也都愣住了。
  “你去哪里,我正要告诉你,我刚刚得到消息,有人带着你父亲从医院走了。”欧阳晓晓急匆匆的说道。
  “这个消息我已经知道了,是我吩咐人带我父亲走的,我对国内的医院是在是不怎么放心了。”二狗立马说道,脸上带着严肃的神色。“我父亲现在正在被送往美国。”
  顿时,欧阳晓晓和欧阳梦都愣住了。
  “不是吧,你就这么草率的,不对,很不对,你的话里有问题。”欧阳晓晓说着,顿时一愣,看向了二狗。“总感觉哪里有问题。”
  “所以,需要你们帮我,好吧,现在带我去见你家老爷子。”二狗立刻笑道。
  既没有承认,也没有反驳。
  欧阳晓晓一愣,看向了欧阳梦。
  “走吧,坐我的车。”欧阳梦顿时说道。
  二狗摆手,指着旁边那辆拉风至极的紫色越野车说道:“还是坐我的车吧,安全。”
  他说着,还俏皮的眨了下眼睛。
  随着他的声音,那辆车就已经缓缓的开到了他的面前。
  “这个车的颜色怎么变了啊,我记得早上起来还是黑色的。”欧阳晓晓看到眼前的车,也愣了一下,才分辨出来这辆车就是今天拉她来的那辆车。
  “人都能换衣服难道不允许车换啊,上车带路吧。”二狗笑道。
  这个时候已经下午六点了,正好赶上京城的车流高峰期,加上二狗的车很宽,所以,在路上几乎是在慢慢的往前爬行。
  忽然,车上的几个人感觉到车背后一阵轻微的碰撞,不由,二狗就回头看了过去,就看到一辆庞大的越野车正在撞自己车的尾巴。
  “老板,怎么办,有人在恶意撞击我们。”哈利也同时问道。
  “咱们的车怕撞吗?”二狗问道。
  哈利一愣,然后摇头。
  “不怕后面那辆丰田。”他说道。
  “那好,倒车。”二狗说着,打了个哈欠。
  欧阳梦此刻也看到了那辆车,正要出口阻止,哈利已经猛的踩下了油门往后倒了过去。
  “砰···”
  随着一声巨响,后面那辆丰田巡洋舰的脑袋顿时就被撞回去了一截。
  “好了,让他们知道教训就好,前面的路通了,赶紧走吧,赶时间。”哈利还想再来一下,听到二狗的话,顿时就一脚油门,车子就往前窜了过去。
  “那辆车上的人,我认识的,我们怕是有点小麻烦了。”欧阳梦有些头疼的说道。
  “什么麻烦?”二狗问道,其实后面那辆车上人的身份他已经用特殊能力知道了,也正是因为他知道了,所以才要故意撞车。
  不过却还要装作一脸茫然的问欧阳梦。
  “那个女人,号称是京城霸王花,最难缠了。”欧阳梦说道,一脸的头疼样:“你撞了她的车,怕是一会就让她找到我家了。”
  “然后呢。”二狗问道:“会不会给你家带来麻烦啊。”
  欧阳梦一愣,摇摇头。
  “这个倒是不会,她还不敢在我家闹,只是,你最好还是等会直接就走吧,不然的话,怕是不能安生的了。”他说道:“这个女人特别难缠,简直就是那种超级不讲理的类型。”
  听到他的话,二狗顿时笑道:“不是吧,你是不是让这个女人给整过啊,怕她怕成这个样子了,你看你的脸色都变了,我还第一次见你的脸色变了啊。”
  “你还真说对了,我哥啊,就是让那个刘说给玩怕了,原来有段时间啊,她不知道怎么看上我哥了,天天来家里找他,听说还送给他一车棒棒糖。”欧阳晓晓在边上笑道:“你可要小心了,这个女人惹不得啊。”
  二狗顿时哈哈大笑,说道:“不怕,我这辈子啥大风大浪没见过啊,对于这种人,我最有办法了,怎么说了,用一句名言啊,我就是专治各种不服。”——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mind2004@Outlook.com 网站地图